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農女有福)蕭鈺楠王佳最新章節在線閱讀_蕭鈺楠王佳全本免費在線閱讀

(農女有福)蕭鈺楠王佳最新章節在線閱讀_蕭鈺楠王佳全本免費在線閱讀 第483章 實在抱歉 試讀

2022-10-16 14:02 作者:顧芸柳青城
  • 農女有福 農女有福

    無廣告版本的都市《農女有福》,綜合評價五顆星,主人公有蕭鈺楠王佳,是作者「顧芸柳青城」獨家出品的,小說簡介:柳家老二娶了個當過丫鬟的婆娘,村子裏的為此經常笑話他、看不起他。可沒多久,他們就再不敢小瞧他了。因為那個傳說中肩不能挑、手不能抗的女人,能掙錢能打極品不說,而且還特別的旺夫,但凡是見過她的算命先生,都說她有福氣,能旺夫!...

    點擊閱讀《農女有福》全文

章節介紹

《農女有福》中的人物蕭鈺楠王佳擁有超高的人氣,收穫不少粉絲。作為一部{分類}小說,「顧芸柳青城」創作的內容還是有趣的,不做作,以下是《農女有福》內容概括:「先前的事情,實在是抱歉了。」他一拱手,後頭跟着的幾個人也都朝着柳青城與顧芸拱了拱手。見他們這般,柳青城也就說:「還是先給小九看一下吧。」「嗯。」…

在線試讀

第483章 實在抱歉

「先前的事情,實在是抱歉了。」
他一拱手,後頭跟着的幾個人也都朝着柳青城與顧芸拱了拱手。
見他們這般,柳青城也就說「還是先給小九看一下吧。」
「嗯。」
慕容玄藜點了點頭,就直接到了小九的床邊。
他看了看小九的臉,又給他把了把脈,最後又摸出了一把匕首,直接將小九的右手食指給割破了。
這血液剛流出來,付叔的眉頭就皺了起來,「這血怎麼會是黑的!?」
「毒發了,自然就是黑的。」慕容玄藜一邊給小九放血,一邊道「你們先出去吧,這事兒沒個一時半會兒的弄不完。」
沒有人出去。
見他們這般,他也就笑了笑,「放心,我是他哥哥,總不會要了他的命。」
且自己還得指望他將來榮登大寶圓了自己的心愿呢。
這兩人,是兄弟!?
柳青城等人一聽這話,一個個的都震驚不已。
等他們一個個的回過神來了之後,慕容玄藜又說「先出去吧。」
付叔本來是不想走的,但見自家東家、東家娘子甚至是老太太都出去了,他也就只好跟着出去。
……
等他們都出去了之後,慕容玄藜的眼神就變得複雜了起來。
「看來他們還真的是一直都不死心吶,竟是連這麼陰狠的招數兒都使出來了。」
先是派江湖殺手追殺老九,現在又給他下了這難纏的毒!
這兩種毒分開,那都是霸道無比的劇毒!
可是放在一起、再加以調節,這毒藥的藥性就不會那麼明顯、也不會那麼強了。
或許就是因為這一點,所以老九以及他身邊的人才一直都沒有發現。
可也正是因為這樣子,老九如今是危險至極。
這毒藥在大昭上下,幾乎無人能解!
若不是自己當初為了救治心愛之人拜師學藝了多年,又認了很多個師傅,自己怕是也不懂這些的。
想到這裡,他也就長長的嘆了一口氣,這才說「但願這法子有用吧……」
……
付叔在外頭來回踱步,見都已經過去了大半個時辰了,可裡頭卻還是一點兒動靜都沒有,他心裏就當真亂得不行!
吳氏見他這般,也就說「你平日最不待見小九,可到了這個時候,最緊張的也是你……」
她這話一出,付叔臉上就閃過了一絲兒不自在。
他不想承認自己擔心小九,也就嘴硬道「老太太,我可不是擔心他!我是因為他是昏倒在我跟前的……
若是這小子當真有個三長兩短的話,那他的人必定會怪罪於我!
我不過是一個普通的老百姓,我哪裡會是他們的對手!?若是他能夠醒過來,向大傢伙說明這事兒與我無關,那我就放心了……」
他嘴上是這麼說,但大家都知道他心裏是怎麼想的。
柳青城說「付叔,你就不要擔心那麼多。那人不會讓小九有事兒的……」
雖說他自己也不知道那人的法子到底管用不管用,但既然他能夠趕過來,那就應該是有些法子才是。
事實上慕容玄藜的法子也真的是管用,因為又過了兩刻鐘之後,他就讓人送了一盆水進去。
柳青城見付叔最擔心,也就讓他去送。
「成,那我這就去端水!」付叔自己也是想要進去看一看的。
這會兒東家直接就讓他去了,他自然是二話不說就直接照做的。
端着水進去了之後,他就被眼前的一幕嚇着了。
只見小九身上多了無數道新鮮的口子,且上頭還有不少拇指大的水蛭吸附着!
莫要說這會兒是大冷天的,就算是夏日的時候他都沒見過這麼多的水蛭!
慕容玄藜見他端着水盆的手在微微發抖,也就起身過去將水盆給接了過來。
隨後他一邊用點燃了的香燙那些水蛭,等它們從小九身上下來了之後就直接用東西夾住往水盆子里放。
那些水蛭到了水盆子里之後,一開始都還遊動得很歡快。
但是沒一會兒,它們就全都死了。
看着水盆裡頭的情況,付叔不光是手抖,嘴唇都在抖了。
見他這般,慕容玄藜也就解釋道「這些水蛭都是專門用來吸食毒物的,但一旦吸食了毒物之後,它們自己就會死掉。
但現在只是第一次,兩個時辰之後還要弄一次。明日也還要根據老九體內的毒素殘留情況再看看要不要繼續……」
付叔聞言愣了愣,這才問「那明日之後,小九體內的毒物就會不見了!?」
「大部分是能夠拔出。」慕容玄藜說,「但剩下的部分,怕是早就已經擴散開來了,只能靠吃藥拔乾淨。
你是叫付叔吧?這段日子多謝你照顧他了,他脾氣向來古怪,也不愛說話,怕是為難你了。」
脾氣古怪,這是真的。
這臭小子每次說著說著就突然不吱聲兒,還很不耐煩。
但要說他不愛說話,付叔就覺得慕容玄藜是在哄自己。
這臭小子每次嫌自己啰唆的時候,他就是最啰嗦的那一個!
別的不說,就光說他那德行,狗都嫌棄他!
見付叔臉色有些不對,慕容玄藜也就挑了挑眉,「看來你對他的看法與我有些不同啊,不過這樣子也好……」
難得這小子願意跟人說話,那也是好事兒一樁。
生在帝王家,他們很多事情都是沒法子選的。
每一個人自幼就戴着不少面具,有時候面具戴多了、戴久了,或許就連真正的自己是誰都不記得了。
老九能夠遇見一個可以說話的人,這是真的很難得的。
說著他就羨慕的看了床上的傢伙一眼,這才淡淡的說「你將水盆端出去吧!等我再叫你的時候,你再進來。」
「好。」
付叔深深看了床上的小九一眼,這才端着水盆出去了。
他一出來,吳氏與顧芸就被水盆裡頭的東西給嚇了一跳,「這……這不會是從小九身體里弄出來的吧!?」
顧芸一直都怕這玩意兒,哪怕這水盆里的水蛭是已經不會動了的,她的雞皮疙瘩也是在短短一瞬間就全都冒了出來!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