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葉深花昭的小說全文免費閱讀)花昭花小玉最新章節免費閱讀_葉深花昭的小說全文免費閱讀全集免費閱讀

(葉深花昭的小說全文免費閱讀)花昭花小玉最新章節免費閱讀_葉深花昭的小說全文免費閱讀全集免費閱讀 第1468章 怎麼收拾她? 試讀

2022-10-16 11:19 作者:重生七零:肥妻要翻身

章節介紹

《葉深花昭的小說全文免費閱讀》,書中的男女主角是花昭花小玉,這是一本由作者「重生七零:肥妻要翻身」編寫的甜寵文,內容簡介:屋裡亂了起來。但是慌亂只是一瞬,大家就動作起來,抬人的抬人,拿東西的拿東西,送姚林去醫院。向紅英不用人請,自己就跑出屋子,跑回客房,拿起自己原來的衣服,跑了。現在沒人顧得上她,大…

在線試讀

第1468章 怎麼收拾她?

屋裡亂了起來。
但是慌亂只是一瞬,大家就動作起來,抬人的抬人,拿東西的拿東西,送姚林去醫院。
向紅英不用人請,自己就跑出屋子,跑回客房,拿起自己原來的衣服,跑了。
現在沒人顧得上她,大家着急忙慌地開車送姚林去了醫院。
進去之後就是一頓檢查,情況很不妙。
姚林的各個器官功能都已經衰退到崩潰的邊緣。
雖然花昭已經提前打過預防針,但是眾人的心情還是不好,姚坤坐在床邊就哭了起來。
哭聲吵醒了昏睡的姚林。
他渾身的力氣都像被抽走了似的,現在睜開眼皮都費勁,但是他看清了眼前的情況。
一手握了握姚坤,一手握了握花昭,姚林說道「沒什麼事,我就回家吧,不想呆在醫院。」
姚坤不同意,醫院設備齊全,萬一不行了,立刻就能搶救。
花昭卻說道「行,現在就走。」
她覺得搶救根本沒有必要,都這樣了,搶救就是讓他活受罪,既然姚林自己要回家,那就回家。
姚坤最後沒掙得過姚林,一邊摸淚一邊抬着姚林回家了。
到家之後花昭又是針灸又是按摩又是灌藥,一頓操作下去姚林的呼吸終於穩住了,睡著了。
眾人退出房間,姚坤立刻希冀地問道「沒事了吧?」
「快去給你爸打電話吧,讓他以最快的速度過來。」花昭道。
姚坤的眼淚又掉下來。
沒有人笑話他,這種時候,沒有人會忍住不哭泣。
花昭的眼底都是紅的。
相認這麼多年,姚林拿她當親孫女,有了好東西從來不會忘記她,還立刻遺囑,名下財產一半給她,一半跟姚坤,都沒自己兒子什麼事。
這是她血脈相連的親人。
姚安來得很快,不到48小時就到了。
姚林看到他,只來得及笑一下,握握他的手,人就含笑離開了。
他這輩子跌宕起伏,但是苦難都過去了,到了晚年否極泰來,飛黃騰達,子孫興旺,沒什麼遺憾了。
他含笑去見故去的親人去了。
屋裡哭聲頓起。
這是花昭重生以來經歷地第一位親人去世,這種傷痛無法言說,只能靠時間去撫平。
都是經歷過風風雨雨的人,哭聲只持續了不到半個小時就消失了。
姚安親自張羅起喪事。
他看起來狀態還行,他經歷得多….而且提前也有心理準備,父親自己早就有預感,回國之前就跟他說過,他這是落葉歸根去了。
忙忙亂亂,天就到了傍晚,花昭強打起精神準備出去待客。
紅白喜事,姚林這個年紀去世,無病無災,屬於壽終正寢,喜喪,要大半。
外面已經請了許多人。
姚林是她舅爺,她現在在京城也是個人物了,來的人不少。
姚家回國之後也找到了過去的族人,幫助族人發展起來,現在離得近的都得到消息都飛了過來,得有人張羅忙活。
姚安殘疾,姚坤狀態不對,只能是她和葉舒上了。
家裡人口單薄就是這點不好。
「你去休息吧,我來。」一個聲音在門外響起,話說完人已經到了近前。
花昭眨眨眼看着眼前的人,眼眶頓時紅了。
「你怎麼現在才回來。」聲音里莫名帶着委屈。
葉深傾身,緊緊抱了她一下,又很快鬆開。
「對不起,我來晚了。」葉深說道「剩下的事交給我,你休息去吧。」
花昭的「矯情」來得快去得也快。
葉深那邊跟朱家後面的靠山斗,都是見血的大事,根本顧不上外面。
她也只是能每天收到一個他平安的消息,根本不能直接跟他通話。
家裡的事情她自然也沒告訴他。
他現在能回來,她都很意外了。
「哪裡能休息。」花昭鬆口氣道「不過你回來了,我確實可以清閑很多,只招待幾位女客吧。」
「去吧。」葉深看着她,拍拍她的肩膀,眼神溫柔。
一切盡在不言中。
花昭終於露出個笑臉,去找葉舒重新分配任務去了。
然後發現葉名在訓姚坤。
這麼重要的時刻,姚坤竟然控制不好情緒,把大事小事都交給女人去做,他躲後面哭?還有沒有點出息!是不是個男人!
葉名話雖不多,卻很重,姚坤紅着臉擦乾眼淚,打起精神頂了葉舒的工作。
葉舒終於也清閑了。
女客來得不多,這種事一般都是男人來。
花昭把有限的幾個女客帶到後院的小花廳里安置,素席雖然簡單,但是味道很好。
不過這時候誰能開心吃席?
幾個客人也只是淺嘗輒止,表達了哀思之後就離開了。
前院有葉深葉名拉着姚坤招待,花昭和葉舒終於清閑下來。
葉舒坐在院子里,長長地出口氣。
幾天了,她終於感覺自己喘上一口氣來。
「不好意思,在這辦了喪事。」她開口第一句竟然是這個。
「哎呀,真的是女生外向,姐姐真拿自己當姚家人,拿我當外人了。」花昭故作傷心地說道。
葉舒也笑了一下「我不是那個意思,跟你說正經的呢,這也是我公公的意思。」
那天從醫院回來,花昭直接就把人拉到了自己家。
然後姚林清醒的時候就不多了,最後人就在這沒了。
要是別人,忌諱死了。
花昭說道「要是說正經的,我還是你小姑子呢,我奶奶姓姚,我給我舅爺操辦,也是應該的。再說,哪個房子里沒老過人?這宅子有300多年的歷史了,別說每個房間了,就是這花園裡,沒準都埋着屍骨。」
「停!你別說了!」葉舒感覺渾身的寒毛都豎起來了,她一邊搓胳膊一邊道「你說你,竟然這麼說,你不怕嗎?」
「我說真的呢,你看看那些電視劇,這宅子里以前發生過多少故事?多少恩怨情仇?有些事就不能在意,在意了這地方就沒法呆。」花昭道。
「你說得我都不想回家了。」葉舒搓着胳膊道。
她在京城也有自己的房子,但是除了結婚的時候用過,後來回家她都住在花昭這裡,那邊都淪為倉庫了。
但是那到底是她自己的家。
讓花昭這麼一說,她真不敢回去了,她家也是個有幾百年歷史的老房子改造的。
「嗯,我查了一下,你家房子的上上個房主,是個秀才….」
兩個人天南海北,插科打諢,隨便瞎聊,舒緩一下心情。
葉舒沉悶的心情稍緩,就想到了另一個問題。
「向紅英,怎麼收拾她?」她問道。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