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蘇靈兒夢楚兒(顧北弦蘇嫿全本小說)全文免費在線閱讀_顧北弦蘇嫿全本小說完整版免費在線閱讀

蘇靈兒夢楚兒(顧北弦蘇嫿全本小說)全文免費在線閱讀_顧北弦蘇嫿全本小說完整版免費在線閱讀 第446章 接回顧家 試讀

2022-10-16 09:27 作者:顧北弦蘇嫿

章節介紹

《顧北弦蘇嫿全本小說》是由創作的關於主人公顧北弦蘇嫿的火熱小說。講述了:正惆悵之際,門鈴響了。蘇嫿打開門。這次進來的是秦姝和顧傲霆。秦姝空着手,倒是顧傲霆兩隻手拎得滿滿當當的。很顯然,是幫秦姝拎的。蘇嫿莞爾,「媽,您不是打電話說,明天再來看我的嗎?」秦姝邊換拖鞋邊回:「我明天臨時有事,要出個差,正好…

在線試讀

第446章 接回顧家

正惆悵之際,門鈴響了。
蘇嫿打開門。
這次進來的是秦姝和顧傲霆。
秦姝空着手,倒是顧傲霆兩隻手拎得滿滿當當的。
很顯然,是幫秦姝拎的。
蘇嫿莞爾,「媽,您不是打電話說,明天再來看我的嗎?」
秦姝邊換拖鞋邊回「我明天臨時有事,要出個差,正好今天有點空,就過來了。」
她直起腰,偏頭瞟一眼顧傲霆,「這老傢伙有沒有為難你?」
蘇嫿淡聲道「還好。」
秦姝多聰明的一個人啊,馬上聽出來了,「那就是惹了?」
顧傲霆急忙朝蘇嫿使眼色。
蘇嫿笑了笑,「沒惹。」
秦姝斜眼瞅顧傲霆,「你剛才是不是給蘇嫿使眼色,逼她改口了?」
顧傲霆慌忙搖頭,「沒有,當著你的面,我哪敢搞小動作?我今天來看蘇嫿,是給她送補品的。真的,我現在說話做事都特別小心,不信你問問她。」
蘇嫿道「是,爸是來給我補品的,也沒說什麼。」
秦姝鼻子哼出一聲冷笑,「蘇嫿兩年前懷的那個孩子沒了,烏鎖鎖身為華棋柔的同謀,卻監外執行。你大兒子起了很大的作用,說白了,就是她的幫凶。他為什麼敢這麼做?還不是你縱容的。」
顧傲霆苦着一張臉,「這次我真沒縱容。」
秦姝挑眉,「你覺得我會信嗎?」
「真的,天地可鑒。一知道烏鎖鎖懷孕,我就讓阿凜好好處理,堅決不同意要這個孩子,可阿凜像中了邪似的,非得保這個孩子。也是奇怪了,兩年前,烏鎖鎖同樣懷孕,他不要那個孩子,偏偏要這個。不過他跟烏鎖鎖談好了,孩子生下,烏鎖鎖自我了斷。大人的恩怨是大人的,孩子是無辜的。」
理是這麼個理,可是身為受害方,心裏總歸不舒服。
且不說蘇嫿怎麼想了。
連秦姝都覺得窩火。
偏偏還不能多說,畢竟人家搬出了大道理,說什麼孩子是無辜的。
說多了,倒顯得她咄咄逼人,多沒人性似的。
秦姝極淺地勾了勾唇,什麼也沒說,走到沙發旁坐下。
顧傲霆把手中的禮盒交給蘇嫿,也跟過去坐着。
他殷勤地拿起茶壺,給秦姝倒茶。
秦姝端起茶杯,抿了一口。
剛放下杯子,顧傲霆又添上了茶水,討好地說「擇日不如撞日,既然遇到了,我們晚上一起吃個飯吧?」
秦姝瞥他一眼,「你那麼忙,天天焊在公司里,今天怎麼有空?」
顧傲霆嚴肅的眉眼,露出少有的溫柔,「對你,我天天有空。」
蘇嫿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同樣的話,從顧北弦嘴裏說出來,是情深款款。
從顧傲霆嘴裏說出來,卻像個笑話。
秦姝翻他一眼,「不吃,看見你就飽了。」
顧傲霆動了動嘴唇,想說什麼,又怕惹秦姝不高興。
清官難斷家務事。
出了這種事,他夾在中間,左右不是人。
兩人沒坐多久,就離開了。
晚上。
顧北弦回來。
看到餐廳櫥柜上擺的補品,知道顧傲霆和秦姝來過了。
烏鎖鎖因為懷孕監外執行,除了她們母女和顧凜,所有人都不痛快。
顧北弦從大衣兜里,掏出一隻寶藍色天鵝絨的首飾盒。
打開,裏面是一串鑲着藍鑽的白金項鏈。
他走到蘇嫿面前,溫柔地幫她戴上,在她耳畔親了親,「這項鏈上的鑽石,和送你的戒指,是同一塊鑽石,喜歡嗎?」
蘇嫿手指撫摸項鏈,走到鏡子前照了照。
項鏈超漂亮。
中間鑲嵌的藍鑽,在燈光下折射出璀璨的光芒,優雅不失奢華。
蘇嫿嫣然一笑,「喜歡。」
顧北弦走到她身後,摟住她的細腰,「顧凜這次費盡心思保烏鎖鎖,是存心的。」
蘇嫿道「我猜出來了。」
「他知道老顧盼孫子盼瘋了,所以想投機取巧,用這個孩子制約老顧,且等他自作自受。」
蘇嫿撫摸小腹,「都是我不爭氣,拖你後腿了。」
顧北弦下頷輕輕蹭着她的頭髮,「或許是你太完美了,連上天都嫉妒,給你一點小小的遺憾。好事多磨,不着急。」
蘇嫿撲哧笑出聲,「你可以安慰人,但是請不要誇大其詞。」
「我說的就是大實話,你在我眼裡完美無瑕。」
蘇嫿心情稍稍好了些。
顧北弦拉到她到沙發上坐着,輕輕吻她額頭。
吻得很溫柔。
是能給人安慰,卻不觸發**的那種吻。
因為蘇嫿現在不是排卵期。
相比於前期的努力造人,他們現在開始節制了,平時都憋着,只在排卵期做。
蘇嫿想了想,「實在不行,我就去做試管嬰兒吧。」
顧北弦沉默了會兒,忽然把她抱緊,「做試管嬰兒,至少要打八至十四天的促排卵針,打促排卵針會疼。還要取卵,取卵的時候,即使打麻藥,也會出現不同程度的痙攣疼痛。促排卵還有可能會導致卵巢過度刺激,發生卵巢破裂,胸腹水或靜脈血栓等。後期移植胚胎等,也會有或多或少的不舒服,還有試管生化的可能,成功率沒你想得那麼高。我們還年輕,先自然懷孕試試吧。」
他捨不得她受那麼多苦。
蘇嫿倒是意外了,沒想到他早就提前了解過了。
顯然,嘴上不說,他還是很想要一個孩子的。
蘇嫿抬起手臂,攀到他的脖頸上,頭靠在他肩上,靜靜地靠着。
可能越是懷不上,就越想懷吧。
蘇嫿現在渴望孩子,都快渴望瘋了。
真的特別焦慮。
哪怕不停地告訴自己,不要焦慮,不要焦慮,越焦慮,越不容易懷孕,可就是控制不住。
三天後。
秦野和關山月參與發掘的那處漢代古墓,挖出來一批壁畫,連夜送回京都。
因為年歲太久,壁畫受損嚴重,需要修復。
且需要手藝高超的文物師修復。
秦野給蘇嫿打電話,邀請她過去。
蘇嫿想都不想,一口答應下來。
去之前,怕顧北弦不同意,蘇嫿抱着他說「你放心。修複壁畫的時候,我會戴口罩和手套,會很注意,不讓手上沾任何化學試劑。不要怕我累到,什麼都不做,我會焦慮,做點事能緩解焦慮。」
顧北弦揉揉她的頭髮,「去吧,只要別下墓,別有危險,你想做什麼,我都支持。」
蘇嫿踮起腳尖,親親他的下頷,俏皮地說「我替華夏子孫感謝你。」
顧北弦垂眸望着她,眸眼溫柔。
心裏卻不太好受。
她從小就與人為善,溫柔地對待所有對她好的人,時常捐款給孤兒院和山區的孩子們。
幫博物館和文保所修復文物,也是分文不取,義務勞動,就為了讓子孫後代,能瞻仰到祖宗的寶貴遺產。
這麼好的一個人,上天卻連個孩子都不肯給她。
他一向是個唯物主義者,都忍不住想去燒香拜佛,請送子觀音了。
當天。
蘇嫿在保鏢的護送下,來到文保所。
秦野負責接待她。
一個多月不見,秦野黑了,瘦了。
他五官本就立體,這一瘦,輪廓越發硬朗,稜角分明。
一雙漂亮的大眼睛,卻炯炯有神,英氣逼人,像極了顧北弦的,更像秦姝的。
雖然多方努力,但因為秦漠耕涉及的盜墓案件太多,最終還是被判了無期。
秦野因為表現良好,主動歸還所盜文物和罰金,在考古隊多次立功,加上關山月、蘇嫿、顧北弦、秦姝、顧傲霆等人的擔保,被判了三年,緩刑。
他這個緩刑,和華棋柔的死刑緩期執行,是截然不同的概念。
秦野不必坐牢,華棋柔要在牢里一直待着,待到死。
在緩刑考驗期限內,秦野可以正常工作。
蘇嫿和他肩並肩,朝保存壁畫的倉庫走去。
蘇嫿問「哥,你和鹿寧怎麼樣了?」
秦野微微一笑,「挺好。」
「你們什麼時候訂婚?」
一提婚事,秦野沉默了。
鹿寧的父母還是不同意。
蘇嫿猜出來了,站在秦野的角度上,自然是支持兩人在一起的。看書喇
可是站在鹿父鹿母的立場上,就那麼一個寶貝女兒,從小就樣樣優秀,長得漂亮,身手又好,自然不想讓她嫁給一個有過盜墓前科的男人。
進入倉庫,蘇嫿和其他文物修復專家一起商討修復方案。
忙碌的一天結束後。
蘇嫿和秦野一起離開文保所。
來到大門口。
門口停了兩輛加長款限量版豪車。
一輛是顧北弦的,一輛是顧傲霆的。
看到蘇嫿,顧北弦推開車門下車,朝她走過去,眉眼含笑。
顧傲霆則推開車門,朝秦野走去。
一向嚴肅的眉眼,露出少有的慈愛。
走到秦野面前,顧傲霆抬手拍拍他的肩膀,「兒子,我來接你回家,回我們顧家,你爺爺奶奶要見你!」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艷了世界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