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蘇嫿沈鳶(顧北弦蘇嫿全文免費)最新章節免費在線閱讀_(蘇嫿沈鳶)完結版在線閱讀

蘇嫿沈鳶(顧北弦蘇嫿全文免費)最新章節免費在線閱讀_(蘇嫿沈鳶)完結版在線閱讀 第439章 春宵一刻 試讀

2022-10-16 09:14 作者:顧北弦蘇嫿

章節介紹

顧北弦蘇嫿的《顧北弦蘇嫿全文免費》小說內容豐富。在這裡提供精彩章節節選:跑出去一半,顧南音忽地停住腳步。她轉身走到楚墨沉面前,「墨沉哥,把你手機給我。」楚墨沉順從地從褲兜里掏出手機,解了鎖,遞給她。顧南音接過來,從通訊錄里搜出物業電話,撥出去,「你好,我是12棟業主楚墨沉的女朋友,姓顧。如果有保鏢模…

在線試讀

第439章 春宵一刻

跑出去一半,顧南音忽地停住腳步。
她轉身走到楚墨沉面前,「墨沉哥,把你手機給我。」
楚墨沉順從地從褲兜里掏出手機,解了鎖,遞給她。
顧南音接過來,從通訊錄里搜出物業電話,撥出去,「你好,我是12棟業主楚墨沉的女朋友,姓顧。如果有保鏢模樣的人,要進來,無論找楚墨沉,還是找顧南音,請你們一律攔着不讓進。」
物業客服禮貌地回道「好的,顧小姐。」
顧南音想了想,「那群保鏢被攔了,肯定會翻牆。你們注意點,凡是有翻牆進來的,請務必抓住,關起來,關三個小時就行。」
「好。」
「還有,要是有個大高個,五六十歲左右,長得兇巴巴的,來找我,你們也不要讓他進來。凡是今晚來找楚墨沉和顧南音的,全都不讓進。」
「放心吧,顧小姐。」
「謝謝。」
顧南音關掉手機,還給楚墨沉。
她踮起腳尖,照着他的脖子吧唧親了一口,甜甜地說「心肝,乖乖等我哦。」
這稱呼,也太撩了。
楚墨沉被撩得心旌蕩漾。
他摸摸被她親得麻麻酥酥的脖子,「好,我也去洗澡。」看書溂
「o。」
顧南音滿心歡喜,雀躍着進了浴室。
門一推開。
浴室裝修得也像她在家用的浴室,牆面上貼着夢幻的馬卡龍色瓷磚,浴缸是淡粉色的,可可愛愛。
她的墨沉哥,真的用心了。
想想接下來要發生的事,顧南音心開始跳起來。
撲騰撲騰,如小鹿亂撞。
後背靠在門上,她抬手輕輕按住胸口,激動,心花怒放,臉燒得發燙,腦子裡彷彿有煙花在盛放。
她情不自禁地哼起小曲來。
走到浴缸前,開始放水,加入泡泡浴液。
看着嘩啦嘩啦的水,顧南音忽然想到這麼大的事,得徵詢母親的同意。
拿起手機按了快捷鍵2,撥出去。
她喊道「媽。」
秦姝聲音溫柔,「寶貝,有事嗎?」
顧南音斟酌了下用詞說「媽,我很愛墨沉哥。」
自己生的孩子,想打什麼注意,秦姝太懂了。
她嗔道「別繞彎子,直接說,你想對墨沉做什麼?」
顧南音畢竟是個女孩子,雖然嘴上咋咋唬唬,可害羞是女人的天性。
「我,我想和他……我今晚不回去住了。」說完,她小臉紅得像天邊的晚霞。
手機里一片沉寂。
顧南音等了好幾分鐘,都沒等到秦姝的回應。
她有點後悔,早知如此,先斬後奏了。
「媽,您不同意?」
秦姝語速很慢地說「喜歡就在一起。墨沉是我看着長大的,那孩子踏實可靠,值得託付。」
這一句話,把母女倆的關係拉到近得不再近。
顧南音願意向她傾訴所有,「可我老爹說他身體不好,擔心他不能給我幸福。」
「你愛他就好了。人生無常,誰也不能保證自己會長命百歲。你爹倒是健健康康的,身體比烏龜還結實,估計能活一千年,有什麼用?給過我幸福嗎?」
「謝謝媽媽支持我。」
秦姝有點愧疚,「這些日子因為你哥出事,我沒心思幫你操辦求婚儀式,等過些日子再幫你好好操辦,到時和訂婚禮一起。給你辦完婚事,我也了了一樁心愿。」
這個哥,指的是秦野。
顧南音道「不着急,你給我的愛夠多了,以後就給我親哥吧。他吃了太多苦,都沒被媽媽好好疼過。」
秦姝笑笑地說「我的小棉襖長大了呢。」
顧南音傲嬌道「那可不,本姑娘是有男人的人了,言行舉止得大氣,不能給我墨沉哥丟臉。」
秦姝嘖一聲,「還沒嫁出去呢,就代表你墨沉哥了?」
「早晚的事。」
秦姝笑,「女大不中留,去吧,記得做好措施。」
顧南音毫不在意,「不用,我老爹天天嫌棄墨沉哥不能生,如果懷了,我們就結婚。到時我老爹想反對,也沒用了。」
秦姝沉默片刻,「也行,反正墨沉那孩子是個負責任的,不擔心他不認賬。」
「愛你媽媽,我要關機了,要不我老爹一會兒又來掃興了。」
「關吧。」
把手機放下,顧南音走到柜子前,拉開櫃門,從裏面拿出毛巾和睡袍。
毛巾和睡袍都是很淡的粉色。
水放好了,試了下水溫,關上水龍頭。
顧南音褪掉身上的衣服,抬腿邁進浴缸里,坐下。
她哼着小曲,玩着泡沫,想像着接下來的美好畫面。
泡了十多分鐘,衝掉身上的泡沫。
擦乾淨,顧南音穿上睡袍,開始洗臉刷牙,特意刷了三遍牙,還把手攏在嘴上,聞了聞口氣,覺得非常清新了,才作罷。
出來,看到楚墨沉已經洗好了,身上穿着質感舒適的黑色浴袍。
五官立體,眉眼英俊,額頭濕發隨手撫上去,一縷不聽話地垂落下來。
顧南音把他從上打量到下,眼睛裏閃着小火花,「我的墨沉哥越看越帥!」
楚墨沉眼神由溫柔到灼熱,俯視她一瞬,忽然上前,彎腰把她抱起來,就朝卧室走去。
顧南音在他懷裡笑得花枝亂顫。
兩人來到卧室,楚墨沉動作輕柔地把她放到大床上。
手指扯開她的睡衣系帶。
他像剝荔枝一樣,把她晶瑩剔透的小身子,緩緩剝出來。
那畫面太過驚艷!
楚墨沉心跳猛然加速,渾身血液直往小腹沖。
他俯身撐在她上方,低下頭去親吻她。
唇齒交纏,他熱烈地吮吻她。
顧南音比他吻得還用力,糾着他,纏着他。
那架勢,彷彿要將他生吞活剝。
吻到激烈時,顧南音忽然推開他,身子一縮,捂着胸口坐起來,大眼睛裏暗含一絲擔憂,「聽說初次會疼?」
楚墨沉眼眸滾燙,「我會溫柔點。」
「好,你一定要輕啊。」
「放心。」
楚墨沉從旁邊拿起一塊大毛巾墊在顧南音臀下,輕輕咬了咬她的鎖骨,細緻地親吻,由輕柔到熱烈,再到激情四射……
五分鐘後。
顧南音再次坐起來,「疼死了,我不幹了!」
楚墨沉快被她難為死了。
早不幹,晚不幹。
他箭在弦上,一觸即發時,她罷工了。
太折磨人了。
他強忍着,抱抱她,「你躺會兒,我去沖個冷水澡。」
顧南音有點愧疚,「你會不會很難受?」
楚墨沉違心地說「還行。」
「聽說老是忍,對男人不好,要不我們繼續吧。」
楚墨沉強壓着**,「不急。」
顧南音俏眉微擰,「你不急,我急呀,可是又疼。小說里都是騙人的,說什麼蝕骨**,飄飄欲仙,壓根就不是那回事。」
楚墨沉憐愛地握着她白皙的肩頭,「剛開始是不適應,以後就會像你說的那樣了。」
一聽這話,顧南音還挺期待的,眼睛又開始發光了,「要不我們再試試?」
楚墨沉深吸一口氣,「算了,下次吧。」
他**凡胎,一次次的,經不起這樣折騰。
再折騰下去,真怕廢了。
楚墨沉揉揉顧南音略帶嬰兒肥的小臉,下床,去浴室沖冷水澡。
十分鐘後,他沖完回來。
躺在顧南音身邊。
顧南音摸摸他冰涼的身體,嘆口氣,「都怪我不爭氣,銀樣蠟槍頭,中看不中用。」
楚墨沉額頭抵着她的額頭,「不怪你,要回去嗎?我送你。」
「不回去了,跟我媽說好了,要跟你過夜。」
「好。明天我就去問顧叔叔要戶口本和身份證,我們去領證。」
「行,反正我們勉強也算過夜了,雖然大米煮成了夾生,好歹煮了。」
楚墨沉笑了笑,親親她小巧的紅唇。
把手臂伸到她頸下,抱着她,慢慢地撫摸着她的後背,讓她安睡。
顧南音是個心大的,在他懷裡,很快就睡沉了。
睡着後小嘴還一鼓一鼓的,也不知道在咕噥什麼。
楚墨沉藉著檯燈微弱的光,眸光溫柔地凝視着她。
覺得好像在做夢。
年少時喜歡的女孩子,就躺在他的臂彎里,兩人差一點就水乳交融了。
楚墨沉掐了自己的腿一下,確認是真的。
他親親她的額頭,捨不得睡着。
同樣沒有睡意的,是守在他們別墅大門外的顧傲霆。
他急得團團轉,像熱鍋上的螞蟻。
物業的保安不讓他進。
他派來跟蹤顧南音的保鏢,正門進不去,翻牆進去,被物業的保安抓起來了。
不只南音的電話打不通,連楚墨沉的電話也打不通。
兩人已經同處一室,超過四十分鐘了。
四十分鐘,該做的不該做的,全都做了。
顧傲霆額頭的筋一跳一跳的,腦門發脹。
他打電話給秦姝,「南音和墨沉過夜了,電話打不通。」
秦姝平靜地說「我知道。」
顧傲霆嗓門驟然提高,「你知道,你不管管?」
「那倆孩子兩情相悅,要不是你從中作梗,早就結婚了,一起過個夜算什麼?」
顧傲霆嗆道「你還是南音的媽嗎?」
「當然是。」
「墨沉小時候得過白血病,身體不好,不一定能生育。這個病,以後極有可能會複發。我就這麼一個女兒,我比誰都希望她幸福,墨沉不是最佳人選。南音這孩子太不聽話了!」
顧傲霆氣得拿手捶車。
咚的一聲,車沒變形,他疼得直皺眉頭。
秦姝問「那你覺得誰是最佳人選?」
「我還沒找到,到處託人找着呢,誰都配不上我女兒。」
秦姝冷靜地說「真疼她,就尊重她的選擇。」
顧傲霆氣得肝疼,「算了,我跟你有代溝,講不通!你們一個個的,全都不理解我!」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艷了世界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