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顧北弦蘇嫿全本小說
顧北弦蘇嫿全本小說

顧北弦蘇嫿全本小說顧北弦蘇嫿

標籤: 夢楚兒 蘇靈兒 都市 顧北弦蘇嫿全本小說
網文大咖「顧北弦蘇嫿」最新創作上線的小說《顧北弦蘇嫿全本小說》,是質量非常高的一部都市,蘇靈兒夢楚兒是文里涉及到的關鍵人物,超爽情節主要講述的是:車門一關上,眼淚嘩地流下來,新傷加舊痛,疼得她只想蜷着。司機搬起行李箱放進後備箱里,上車,發動車子。看着車子疾馳離去,顧北弦唇角的笑直直地僵在那裡,眼睛裏的光一點點暗下去。回到蘇家...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16 09:10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本來心情挺沉重的,一看顧南音這副萌里萌氣的小模樣,楚墨沉笑了。
他摸摸她毛茸茸的頭,「改天再去吧,時間有的是,不着急。」
顧南音很乖地點點頭,「也行,我現在心情也不太好,勉強去溫泉度假村過夜,會影響我發揮。」
楚墨沉心說,小祖宗,你不好好發揮,我都受不了。
你要是好好發揮,我不得廢?
他把車子調了個頭,說「好在華棋柔被抓了。」
顧南音微咬牙根,「還有個烏鎖鎖。華棋柔做這一切,都是為了烏鎖鎖,她肯定也參與了。」
「別急,她跑不了。」
顧南音靠在椅背上,手掌摸腮,「可惜了我那個小侄子,都懷了兩個多月了,再有六七個月就出生了。好想我嫂子再給我生個小侄子,小侄女也行,名字我都想好了。」
楚墨沉問「叫什麼?」
「男孩的話,小名叫北北,女孩叫南南。」
楚墨沉眉心微不可察地蹙了蹙,總覺得哪裡不太對勁。
男孩叫北北還能理解,女孩叫南南,有點牽強。
楚墨沉委婉地建議道「他們的孩子,名字還是讓他們自己取吧。」
顧南音是個好說話的,「也行,那就留給我們的孩子叫。」
楚墨沉微微一笑,「好,都聽你的。」
顧南音手指摩挲着小巧的下巴,認真地想了半天,「我們的孩子還是叫墨墨和南南吧,北北是我臭哥名字里的字,不合適。叫沉沉,晨晨,辰辰,貌似也很好聽。」
楚墨沉深吸一口氣,」都行,只要別叫墨沉就行。」
顧南音給了他一個大白眼,「討厭!」
楚墨沉笑容加深,「正好今天有空,帶你去新房子看看。裝修之前,我徵詢了秦姝阿姨的意見。軟裝硬裝全部到位了,你拎包入住就可以。」
顧南音大眼睛亮晶晶的,「我最不喜歡的就是操心了,遇到你這樣的男朋友,太棒了!」
她一探身,湊到他身邊,掰過他的臉,「吧唧」就是一口。
她嘴唇柔軟,氣息香甜。
楚墨沉被親得心裏發燙。
他清清嗓子,提醒道「有監控,會被拍到。」
顧南音絲毫不在意,「我們倆正兒八經地談戀愛,以後是要結婚的,被拍到又有啥?拍到正好,我巴不得全天下都知道你是我男朋友呢。遇到你這麼好的男人,我上輩子一定是拯救了銀河系。」
楚墨沉心中暖意涌動。
幼時重病,母親發瘋,整日在爺爺奶奶外公等親戚家輾轉,過着寄人籬下的日子。
在他心裏留下了灰色的陰影。
說實話,他有些自卑,覺得自己配不上顧南音。
可她卻把他捧得這麼高。
她就像個小太陽,性格再沉鬱的人,也能被她感染得開朗自信起來。
車子開出去三個路口。
手機忽然響了。
楚墨沉握着方向盤,掃一眼,是個陌生號碼。
他剛要伸手去拿手機。
顧南音卻搶先一步拿走了,按了接聽,「喂,哪位?」
對方不說話。
顧南音開了手機外放,「再不說話,我掛電話了啊。」
安靜了半秒。
手機里傳來烏鎖鎖的聲音,「哥,剛才警方給我打電話,說我媽牽扯到多起案件,要被拘留。哥,親哥,好哥哥,你能幫忙打點一下關係嗎?」
楚墨沉冷笑,「你是不是打錯電話了,誰是你親哥?」
烏鎖鎖也不覺得尷尬。
她笑笑地說「沒打錯,我就是打給你的。你我雖然不是親兄妹,但是你媽和我媽是親姐妹,你是我表哥,表哥也是哥。血濃於水,看在表兄妹的份上,幫幫我媽好嗎?她畢竟是你的親姨媽,你不能見死不救啊。哥,我實在找不到人了,走投無路,外公也不幫我,就只能求你了。」
楚墨沉聲音更冷,「烏小姐,年紀輕輕的,怎麼痴呆了?」
「啊?」烏鎖鎖裝傻,「我很正常呀,沒痴呆。」
「沒痴呆,你說什麼傻話?」楚墨沉雙手緊緊握着廣向盤,快要把方向盤握扁了。
他幾乎是咬牙切齒地說「我媽瘋了,我妹妹丟了,我妹妹的孩子也沒了。這一切的一切,都是拜你外婆和你媽媽所賜。你哪來的臉,找我幫忙打點關係?」
「嗚嗚嗚嗚嗚嗚。」烏鎖鎖忽然哭起來。
楚墨沉皺了皺眉心,「哭什麼,你煩不煩?」
烏鎖鎖急忙止住哭,「我也不想麻煩你,可我實在找不到人了。外公不理我,顧凜不幫我,烏錘又沒本事。之前那些朋友,自從我被趕出楚家後,全都離我遠遠的。哥,我真的,我真的走投無路了,求你幫幫我和我媽吧,你最好了。」
顧南音聽不下去了。
她拿起手機,脆聲道「弔死鬼打粉插花,死不要臉!再給我墨沉哥打電話,我抽死你!」
烏鎖鎖也來了脾氣,「我給我哥打電話,關你屁事?」
「墨沉哥是我男朋友!是我未來老公!你一個姓烏的,哪涼快哪獃著去!」
說罷,顧南音掐了電話。
直接打110報警。
報完警,握着手機,顧南音唇角上揚。
楚墨沉瞟她一眼,眸光溫柔,「這麼開心?」
顧南音重重嗯一聲,「我和烏鎖鎖從小就開始斗,斗到現在,我贏了。她算計來算計去,沒想到笑到最後,是我。」
楚墨沉一個大直男,不太懂女人這種微妙的小心思。看書溂
他語氣溫和地附和道「贏得好,我們家南音最棒了。」
顧南音彎起眉眼,甜甜一笑。
半個小時後。
兩人來到楚墨沉裝修好的新房。
密碼設的是顧南音的生日。
楚墨沉拿起她的手指,輸入密碼後,門打開。
進屋,環視一圈,顧南音哇的一聲,「好漂亮!」
她指指客廳垂下來的長長的水晶燈,「那個燈我們家也有。」
不等楚墨沉回答,她顛顛地跑到這個房間,又跑到那個房間,像個小兔子一樣,樓下樓上地跑來跑去。
楚墨沉跟在她身後。
看完好幾個房間後,顧南音大眼睛水汪汪的,滿心歡喜。
她抓着楚墨沉的手,「跟我們家裝修得差不多,我差點以為回自己家了。」
楚墨沉垂眸,眉眼寵溺地望着她,「怕你以後嫁給我,會想家,就照着你家的裝修風格來的。讓你一回來,就有回家的感覺。」
顧南音撲哧笑出聲,抬手揉揉他的臉頰,「墨沉哥,你怎麼對我這麼好?我快要愛死你了。」
楚墨沉在心裏說,我早就愛死你了。
不過他一向穩重,說不出這麼肉麻的話。
「愛」種東西,不是說出來的。
是做出來的。
尤其是男人,整天掛在嘴上,會顯得浮。
顧南音興沖沖地牽起楚墨沉的手,「走,我們去卧室看看。剛才我哪個房間都看了,唯獨沒看卧室,就為了留點神秘感。」
楚墨沉聽話地跟她來到卧室。
門一推開。
顧南音怔住。
一秒鐘後,她尖叫出聲,「這卧室也太漂亮了吧!」
卧室很寬敞,得有三四十個平方。
床是圓床。
上面鋪的床上用品,是顧南音最喜歡的淡粉色。
很淡很淡的天使baby粉,溫柔夢幻又空靈。
牆角有豪華精緻的梳妝台,白色的吊籃鞦韆,衣帽間就在進門右手邊。
天花板上懸掛着漂亮的水晶燈,華麗而精緻,每一顆水晶都閃閃發光。
地上鋪着柔軟的進口手工地毯。
這些都在其次,最主要的是隔着落地窗,就能看到遠處的江。n
江景似畫,遠山如黛。
想像一下那畫面。
清晨醒來,睜開眼,入目就是美如畫的江景,身邊是心愛的男人。
人生圓滿。
顧南音伸出手臂摟上楚墨沉的腰,仰起頭,大眼睛撲閃撲閃地盯着他,「我記得你之前在島上的時候說,會帶我來這裡,共度**,說話可算話?」
楚墨沉點點頭,「算話,前提是你爸不派人來敲門。」
顧南音激動得心花怒放,「這次就是天王老子來了,我也不管了!」
她拔腿就朝卧室自帶的浴室跑去!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艷了世界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