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都市›顧北弦蘇嫿
顧北弦蘇嫿

顧北弦蘇嫿離婚後她驚艷了世界

標籤: 傑克 江辰 都市 顧北弦蘇嫿
都市類型《顧北弦蘇嫿》,現已上架,主角是江辰傑克,作者「離婚後她驚艷了世界」大大創作的一部優秀著作,無錯版精彩劇情描述:隱婚三年,他突然提出離婚,蘇?O忍痛一笑,拿錢走人,從此踏上開掛之路,修寶,鑒寶,輕鬆玩轉古玩界。離婚後的某霸總,看着電視里艷驚四座的前妻,悔不當初。他化身妻奴,滿世界追着她跑,「老婆,心給你,命給你,回來吧。」蘇?O紅唇微啟:「抱歉,忙得很,沒空!」後來,她終於遇到年少時的救命恩人,大婚當日,噩耗...
狀態:連載中 時間:10-16 10:05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顧凜站起來,用一種高高在上的口吻對烏鎖鎖說「給你一周時間考慮,考慮好後給我打電話。」
扔下這句話,他轉身就走。
怕他敷衍自己,烏鎖鎖慌忙站起來,咬牙道「不用考慮了,我現在就答應你!」
顧凜腳步停下,頗為意外。
提這個條件,不過是想逼烏鎖鎖自動提出打胎。
沒想到她居然選擇保孩子。
那麼自私的一個人,挺難得。
顧凜倒回來,重新坐下。
他扯起左邊嘴角,看着烏鎖鎖,似笑非笑,「烏小姐,我勸你三思。不要孩子,你在牢里也就待個幾年。出來後,憑你的容貌和討好男人的本事,騙個老實人嫁了,好好過日子,還是可以的。要孩子的話,你就沒命了。命都沒了,你可就徹底玩完了。」
烏鎖鎖手指用力掐着大腿,「要孩子,我要孩子,我死了不要緊,孩子是無辜的。」
顧凜陰惻惻一笑,「孩子出生那天,你自我了斷,到時我們簽協議,不許耍滑頭。」
「嗯嗯嗯。」烏鎖鎖點頭如搗蒜,「我答應你,我答應你。」
「那就等我消息吧。」
「謝謝你,阿凜哥,你可要說話算話啊,不許騙我。」烏鎖鎖可憐巴巴地瞅着他。
那眼神,濕濕的,黏黏糊糊,像只被主人拋棄了的小奶狗。
顧凜心裏突然生出種很奇怪的感覺。
他很淡地掃她一眼,起身離開。
關門的時候,他看到烏鎖鎖杵在原地,頭垂得低低的,都快埋進胸口了。
染成茶色的頭髮,因為幾天疏於打理,毛茸茸的。
穿着黃馬甲的身體,瘦削得可憐。
肩膀很大幅度地抽搐着。
她在哭。
不是表演,是真哭,壓抑地哭。
顧凜少有的,起了一絲惻隱之心,有點可憐她。看書喇
啪地關上門。
顧凜搖了搖頭,心想,果然不能和一個女人相處時間太長。
處長了,心容易軟。
從第一次睡烏鎖鎖起,到現在,滿打滿算,竟然有兩年多了。
除了初戀女友,他還從未和一個女人處過這麼長時間。
最多的,也不過一兩個月,其他都是一夜一換,夜拋的那種。
離開拘留所。
顧凜上車。
司機發動車子。
顧凜打開車窗,點燃一根煙吸起來。
下雨了,秋風吹進來。
陰冷。
不知怎麼的,顧凜想起了初戀女友。
那是個溫溫柔柔的姑娘,真的超級溫柔,又細心,又溫暖。
當時他在國外讀高中,雖然身邊傭人保鏢不少,可他還是覺得孤獨。
而初戀,溫柔了他孤獨的歲月。
她姓溫,叫溫裊。
是當地華人,家裡開個中餐館。
飯館雖然規模不大,做的東西卻很好吃,他偶爾去吃了一次後,就喜歡上了,菜炒得比傭人炒得有靈魂。
溫裊放了學,會在飯館裏幫忙端盤子。
可能因為她名字里也帶個裊字,和母親名字一樣,也可能當時他太孤獨了,對她產生了好感。
一來二去,就確立了關係。
在他讀大一那年,兩人偷吃了禁果。
年輕的身體只要開了葷,就會變得一發不可收拾。
因為貪戀情事,做得太頻繁,溫裊不小心懷孕了,她父母讓他娶她。
娶自然是不能娶的。
於顧凜來說,戀愛是一回事,真要娶妻,得娶個對自己以後有幫助的。
他暗示身邊的人,把這事傳到顧傲霆耳朵里。
沒多久,顧傲霆帶人飛過來,強迫他們分手。
不知顧傲霆怎麼和溫裊的家人談的,他們一家最後同意了。
沒想到,打胎的時候,溫裊卻死了。
因為醫生操作不當,子宮穿孔,導致大出血。
顧家賠了他們家很大一筆錢。
有時候,顧凜會暗暗慶幸。
像他這種身份和地位,不可能娶一個飯館老闆的女兒為妻。
有時候,他又恨顧傲霆,恨他沒處理好這件事。
他不想讓溫裊死的,只是不想娶她而已。
畢竟是他唯一真心愛過的女人,她的身體很暖,從內到外。
從那之後,他得了一種怪病,拚命地從女人身上尋找那種溫暖,卻再也找不到。
原來,有的人,真心只能付出去一次。
顧凜自嘲地笑了笑。
居然因為一個烏鎖鎖,想起了這麼多。
可能因為她可憐的模樣,和溫裊當初同他分手時的模樣,差不多吧。
一根煙抽完。
顧凜把煙掐滅,給顧傲霆打電話,「爸,我解決好了。」
「怎麼解決的?」顧傲霆的聲音聽起來,沒之前那麼嚴厲了。
顧凜平靜地說「我要這個孩子,等孩子生下來,烏鎖鎖會去死。」
顧傲霆一聽,血壓又上來了,「這個孩子不能留,烏鎖鎖沒你想得那麼簡單。她能算計你要這個孩子,就能想辦法保全自己的性命。一個殺人犯的後代,日後必定是個禍害。」
顧凜很慢很慢地笑了笑。
他眯起眼睛,用一種很受傷的語調說「可那是我的骨肉。爸爸這是要逼我殺死自己的親骨肉嗎?我這麼善良的人,連只雞都不敢殺,您老人家卻讓我去殺自己的孩子,不覺得過分嗎?您不能因為我溫順聽話,就逼我做這麼血腥的事。」
顧傲霆噎住。
巧言如簧的他,一時竟找不出合適的話,來反駁顧凜。
過了足足一分鐘。
顧傲霆才開口,「阿凜,你一向務實,怎麼忽然糊塗了?小不舍,必亂大局。」
顧凜幽幽地說「爸的意思是,北弦的孩子是塊寶,我的孩子連出生的資格都沒有?」
顧傲霆抬手扶額。
這個一向溫順聽話的大兒子,今天讓他很頭疼。
顧凜緩緩道「我問過警方,華棋柔和烏鎖鎖被抓,是因為兩年前,搞了場車禍,撞傷蘇嫿,害她失去腹中的胎兒。爸爸逼我打掉烏鎖鎖的孩子,其實是怕得罪北弦和蘇嫿吧?」
顧傲霆沒接話,算是默認了。
蘇嫿是他兒媳婦,是自己人。
烏鎖鎖是外人,還是害死他孫子的兇手。
孰輕孰重,他分得清。
顧凜的犟勁兒上來了,「我還是想要這個孩子,孩子是無辜的。如果溫裊當初沒打胎,生下那個孩子,也該十多歲了,而她,也不會死。」
顧傲霆一怔。
沒想到顧凜會拿這件陳年舊事,來戳他的心窩子。
當時他只是讓溫裊打掉孩子,卻沒想到她會死。
顧傲霆嘆口氣,「你會後悔的。你以後還要娶妻生子,這個孩子不好處理,會影響你們夫妻關係。」
顧凜無聲冷笑,「爸爸就處理得很好啊,我以後會向您好好學習。您不是經常說多子多福嗎?孩子多了是好事。」
顧傲霆氣得掐了電話。看書溂
半個多小時後。
顧凜回到藺家。
藺老爺子正躺在陽台的躺椅上,抽煙。
顧凜走到他面前,微微低頭說「外公,我有孩子了,想讓生下來。」
藺老爺子眼珠微微一動,撩起眼皮看他,「孩子母親是誰?」
「不重要,不過是借個肚子留個種,生下來,我會做親子鑒定。」
藺老爺子抽一口煙,慢悠悠地問「孩子母親家世怎麼樣?」
「家世不家世的無所謂,又不娶她,靠我自己也養得起一個孩子。」
「你爸知道嗎?」
「知道,他同意了。大事上都是您做主,這點小事,我想自己決定。」
藺老爺子目光炯炯打量着他,意味深長地說「你在賭氣。」
「是。」
藺老爺子鼻子輕哼一聲,「沒必要意氣用事。」
顧凜微微勾唇,「蘇嫿一直在備孕,備了那麼久,都沒動靜。這個孩子來得正是時候,說不定能讓我翻身。」
「你以後娶別人,也會生孩子。」
「那不一樣,趕在蘇嫿之前生下來的是長孫。就像秦野和顧北弦,再怎麼不服氣我,也得乖乖叫我一聲『大哥』。」
藺老爺子嘆口氣,「隨便你吧,處理好孩子母親的事,別惹麻煩。」
「放心,孩子出生後,她會在這個世上消失。」
一個多月後。
經過多方共同努力,華棋柔被判處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並處以罰金,緩期兩年執行。
因為華棋柔攬下了大部分罪責,烏鎖鎖只被判處三年有期徒刑。
由於懷了身孕,她申請監外執行。
監外執行,顧名思義,就是在監獄之外的場所,執行刑罰。
烏鎖鎖能監外執行,顧凜起了很大作用,不只成為她的擔保人,還幫她找了律師,託了各種關係。
監外執行生效後,顧凜把她接到一處偏僻的別墅里,安置下來。
烏鎖鎖被顧凜接出來的當天。
顧傲霆拎着燕窩、海參、花膠等,來日月灣,看望蘇嫿。
進屋,把補品放到茶几上。
顧傲霆走到沙發上坐好,雙手放在膝蓋上,坐姿端得筆直。
他眼帶愧疚地望着蘇嫿,「小蘇呀,我知道烏鎖鎖監外執行,你心裏肯定不舒服,我也很生氣。可阿凜像中了邪似的,非要保這個孩子,我拗不過他。總不能直接把烏鎖鎖拉到醫院裏,強行給她打掉吧。阿凜早些年有個女朋友,就因為流產時,死於大出血。他因為這事,一直對我有意見。」
蘇嫿抿唇不語。
見她不說話,顧傲霆心裏有點慌,面上卻泰然自若。
他笑了笑,「你放心,阿凜答應我了,等孩子出生後,烏鎖鎖會自我了斷。」
蘇嫿極淺地勾了勾唇。
總覺得這有點像是緩兵之計。
顧傲霆坐了一會兒,見蘇嫿一直杵在那裡,也不接話,有點尷尬。
他站起來說「你好好養身體,其他事不要操心。阿凜對烏鎖鎖沒有感情,只要孩子,孩子是無辜的,一個小小的嬰兒也掀不起多大的風浪。」
蘇嫿嗯了一聲。
顧傲霆抬腳離開。
關上門後,顧傲霆邊走邊嘆氣,「該懷的不懷,不該懷的偏偏懷上了,唉!」
蘇嫿耳朵尖,隔着門都聽到了。
本就敏感,這下子心理壓力更大了。
她摸摸平平的小腹,懷個孩子,怎麼這麼難?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艷了世界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