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仙俠›傅先生離婚請簽字
傅先生離婚請簽字

傅先生離婚請簽字容姝傅景庭

標籤: 仙俠 傅先生離婚請簽字 傅景庭 容姝
仙俠小說《傅先生離婚請簽字》是由作者「容姝傅景庭」創作編寫,書中主人公是容姝傅景庭,其中內容簡介: 再見面時,她在別的男人懷中。 傅景庭的臉陰沉而可怕。 「剛離婚你就迫不及待找男人?」 「這是我的事,好像和傅總無關。」女人笑靨如花...
狀態:連載中 時間:09-30 01:01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為什麼不接受?
她們本來就是真的在關心他啊。
雖然關心的方式,可能不是他喜歡的,但她們的關心卻是事實,不慘一點雜質和假。
那他謝謝她們是不是應該的?
那她們接受他的道謝,是不是就很合理了?
所以,她幹嘛不接受!
老夫人理所當然的想着。
馮媽卻有些不安的看着她,眼裡在問老夫人,您是真的沒有聽出來,大少爺的道謝根本就不是真心的嗎
哪有人道謝是咬牙切齒的啊。
剛剛大少爺的道謝,一看就是故意嘲諷嘛。
老夫人對馮媽眨了眨眼睛回復真心不真心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他道謝,那我們就要接受啊,就當他是真心的好了。
「……」馮媽呃了一聲,沒話說了,只能對着傅景庭尷尬一笑。
傅景庭將兩個老太太剛剛的互動看在了眼裡,也看出了兩個太太在交流些什麼。
老實說,對於老夫人的厚臉皮,他都有些驚呆了。
他剛剛是故意那麼說,說是道謝,其實根本不是。
但祖母卻就接受了他的道謝,這讓他的一通火氣都沒處發了,就好比一拳打在了空氣中,所有火氣一下子就蔫兒了。
後面他還想說什麼,都不知道從何說起了。
後面,容姝自然也看出了老夫人是故意的,不由得挑了挑眉。
她好像知道傅景庭的厚臉皮是怎麼來的了。
這一看就是遺傳嘛。
容姝扶額,好笑的搖頭。
「算了,其他的我也就不多說了,我現在就想知道,到底是用哪些材料熬成的。」傅景庭揉了揉太陽穴。
馮媽嘴巴張了張,似乎是在猶豫。
但隨後想到自己答應過的要告訴他,吸了口氣後,小聲的回道「其實也沒用什麼奇怪的材料,主要就是鹿茸啊,牛鞭啊之類的……」
牛、鞭兩個字,被馮媽說的格外小聲,小聲到幾乎聽不清。
但沒關係,傅景庭能確定,馮媽是故意說這麼小聲,故意模糊字眼的。
她特地這樣做,顯然就是不想讓他知道到底是什麼。
但是,他偏偏就要知道,否則他心裏始終不會得勁兒。
「牛什麼,馮媽,你說清楚。」傅景庭擰着眉頭提醒。
馮媽看看他,又看看好奇的容姝,沒辦法,只能狠狠閉眼,加大聲音,「是牛、鞭,老夫人,我們快跑!」
說完,拉着老夫人趁着傅景庭和容姝獃滯的時候,快步出了涼亭,逃之夭夭了。
涼亭里,容姝最先從愣神中回過神來,看着站在那裡還沒反應過來,依舊一臉呆愣且懷疑人生的男人,再也沒忍住,哈哈大笑出聲了。
沒辦法,實在是太好笑了。
居然是牛、鞭!
牛、鞭是什麼,那當然是牛的那啥。
傅景庭居然喝了牛的那啥煲的湯,這估計是他人生中的第一次吧。
「哈哈哈……」容姝笑得不行,捂着肚子笑的眼淚都出來了。
傅景庭聽到她的笑聲,終於回過神來,俊臉一陣紅一陣黑,跟調色盤似的,格外好笑。
他轉過身來,眸色沉沉的看着坐在石凳上笑的停不下來的女人,聲音沙啞,「你笑什麼?」
他明知故問。
女人這會兒笑得肚子疼了,知道不能再笑下去了,否則一會兒更疼。
但是看到男人那張說不出來是憤怒,還是羞惱的臉,她就忍不住又笑了起來,「沒…..沒什麼哈哈哈……真沒什麼,我絕對不是笑你喝……喝那啥湯,我只是在笑你哈哈哈……」
天,不行了。
她編不下去了。
越編她就越想笑。
男人見容姝笑的完全停不下來的模樣,以及聽到女人剛剛話里那句牛、鞭,整個人再次氣結。
他想過自己那碗湯里的材料,可能不會是什麼好的東西。
不然怎麼會有那種奇怪的氣味兒。
但萬萬沒想到,那湯里的材料,居然是那種東西。
難怪會有種他說不出來的膻味兒。
那種東西能不沒有味道嗎?
傅景庭深吸口氣,想要把內心的火氣壓下,但想到自己喝了那東西熬成的湯,這火氣,他就怎麼都壓不下去。
給他煲壯、陽補腎的湯,懷疑他虛也就算了,他忍。
不忍能怎麼辦?
總不能把兩個老太太打一頓!
畢竟不管怎麼說,兩個老太太的心是好的。
但兩個老太太,為什麼就不能用點別的材料給他煲湯呢?
擁有壯、陽補腎功效的材料那麼多,為什麼她們非要選那種噁心的玩意兒?
害得他現在嘴裏滿是那種味道,閉眼都能想到自己居然喝過那種東西煲成的湯。
總而言之,現在他的心頭,蒙上了好大一層陰影。
估摸着短時間內,是好不了了。
「別笑了。」傅景庭看着還在笑的女人,心裏又氣又無奈。
氣的是,她居然一個勁兒的笑話他,都不心疼他。
無奈的是,她是自己愛的人,她笑話他,他又捨不得罵她。
容姝自然將男人的反應看在眼裡,心裏多少有些愧疚。
但她也不想的,實在是這件事情,真的很好笑。
「抱歉抱歉,我……我有些停不下來,我之前聽說過有人吃這東西,要不是為了壯、陽補腎,要不就是單純的好那一口,我從來沒有想過有一天,你也會吃上那種東西,雖然不是你無心的,但你跟這種東西,怎麼看都不像是會遇上的,然而因為祖母和馮媽的關係,你們偏偏遇上了,這怎麼看都很好笑啊,景庭,你現在感覺怎麼樣?」容姝擦了擦眼角的淚花,一連好幾個深呼吸,終於停下了笑聲。
雖然還會時不時笑一下,但比起剛剛那猖狂的笑來,確實要好太多了。
傅景庭斜了她一眼,「感覺?你覺得我現在能有什麼感覺?你覺得我的感覺會好?」
除了本身就愛吃那種東西的人,相信任誰知道自己無意中吃了那種東西,都會感覺到噁心吧。
他現在就是如此,噁心,噁心的不行。
並且嘴巴里還有那種味道沒有散去,更是讓他噁心的想吐。
容姝見男人那緊鎖的眉頭,以及發黑髮沉的厭惡模樣,忍不住又笑了一聲。
這笑聲,刺激到了男人。
男人眸色徹底幽暗了下來,緊緊地凝視她,「你還笑?」
容姝擺擺手,「不笑了不笑了,我不笑了,我只是……噗……抱歉,我沒忍住,對不起我調節一下,調節完後我就不笑了。」
說完,她攤平兩隻手舉過頭頂,開始做深呼吸。
做的時候,男人還在盯着她,目光還是那般幽深,像狼一樣,讓人看了心裏發憷。
容姝深呼吸做不下去了,吞了吞口水說道「那什麼,你別這樣看着我,我真不笑你了,真的。」
男人不為所動,目光依舊一瞬不離的落在她身上。
,content_num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