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歷史›穿越金鋒關曉柔
穿越金鋒關曉柔

穿越金鋒關曉柔寒門梟士

標籤: 關曉柔 歷史 穿越金鋒關曉柔 金鋒
網文大咖「寒門梟士」最新創作上線的小說《穿越金鋒關曉柔》,是質量非常高的一部歷史,金鋒關曉柔是文里涉及到的關鍵人物,超爽情節主要講述的是:突然穿越到了古代,飯都吃不飽怎麼辦?什麼,男人快被打完了,官府發了個漂亮老婆,明年必須生孩子?什麼,外族又來入侵中原?……沒關係,學好數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草原騎兵勢不可擋?倭寇的大船堅不可摧?笑話!...
狀態:連載中 時間:09-30 11:58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小玉姑娘,咱們都知道的道理,党項人不可能不知道。」
鐵世鑫說道「既然敢封鎖邊境,扣咱們的人,說明党項人已經做好了應對咱們發難的準備!」
「咱們有飛艇,他們用什麼來對付咱們?」小玉問道。
飛艇自從面世以來便沒有對手,時間長了,不光小玉這麼想,就連很多西河灣村民,以及鏢師高層都認為,飛艇是無敵的。
「這應該就是先生召集咱們的原因吧。」鐵世鑫抬頭看向金鋒。
「是的,」金鋒點頭「當務之急,咱們必須要儘快弄清楚,渭州城的飛行隊出了什麼事,党項人的底氣又從何而來!」
說完,金鋒轉頭看向小玉「鐵牛那邊的飛艇還沒消息嗎?」
渭州城和川蜀之間隔着秦地,有一片區域還沒有被鏢局打下來。
所以飛艇從渭州城出發,經清水谷繞到党項境內,然後再從党項回熙州城。
這樣走雖然遠了許多,不適合大軍行進,但是鐵牛派出的是精銳騎兵,走這邊反而更快。
如今党項邊境已經被封鎖,金鋒已經不指望他們能如期返回,只希望他們能傳回來一點消息。
可惜小玉卻搖了搖頭,表示沒有收到關於飛艇的消息。
「看來他們應該也遇到意外了。」
金鋒嘆了口氣,然後說道「最近收到渝關城和平江郡的消息了嗎?」
「五天前唐飛傳來一封書信,報告了分地和范家軍的訓練進展,渝關城……」
小玉想了一下,說道「渝關城最後一封書信,應該是九天前的。」
「派人傳信聯絡渝關城和平江城,讓他們以後每隔三天必須彙報一次情況!」金鋒皺眉說道。
「這樣的話,咱們得再往平江和渝關城送一批信鴿啊。」小玉為難道。
「那就讓人去送!」
「是!」小玉察覺到金鋒語氣中的不安,趕緊點頭答應。
剛出門準備喊人去安排呢,就看到自己的助手一臉慌張地跑了過來。
看到小玉,助手着急說道「隊長,許九哥回來了!」
「許九哥?」小玉一愣「他人在哪兒?」
許九哥也是西河灣人,算是最早的一批鏢師,如今正在鐵甲營服役,擔任鐵牛的親衛隊副隊長。
他一定清楚渭州城發生了什麼事。
「九哥受了重傷,回來的時候已經昏迷了,被送到了急救室!」
小玉聞言,轉身衝進書房,準備告訴金鋒這個消息,卻看到金鋒扶着九公主已經出來了。
「我聽見了,走,去急救室!」
金鋒扶着九公主,快步走出院子。
一行人趕到醫療室,正好滿身血污的魏無涯和周錦從急救室里出來。
「魏先生,怎麼樣了?」金鋒趕緊問道。
「命保住了,但是右腿中了箭,又被勒得太死,估計保不住了。」
魏無涯搖頭說道「剛才他一直嚷着要見你,說有重要的事情,你進去看看吧,別等下再暈過去了!
等你看完了,我和小錦再過來給他截肢。」
金鋒點點頭,掀開帘子走進急救室。
屋子正中間的病床上,躺着一個黝黑的漢子,右腿露在外面。
小腿上還露着半截箭桿,顯然是中了箭,漢子把箭桿砍斷了,箭頭留在了身上。
在膝蓋上方,勒着一根布條,用來止血。
從布條往下的地方全都是一片烏黑,顯然是勒得太久,已經壞死了。
除了這支箭,許九哥的胳膊和腰間還各自有個傷口,已經被魏無涯和周錦包紮上了,金鋒看不出來傷勢是否嚴重。
或許因為太疼,許九哥的牙齒咬得咯吱響,眉頭也皺成了疙瘩,顯得非常痛苦。
看到金鋒,許九哥掙扎着想要坐起來,可是剛動了一下,腰上的紗布就冒出了血水,整個人又無力地躺到了床上。
「你躺好別動!」
金鋒發現許九哥又要起身,趕緊上前按住他的肩膀「告訴我發生了什麼事,其他人怎麼沒有回來?」
「海……東青!他們有……海東青!」
許九哥瞪着眼睛,面目猙獰地說完這句話,然後就好像失去了所有力氣似的,往後一躺閉上了眼睛。
三天前他們在党項遭遇了襲擊,敵人用海東青抓爛了飛艇,並且派出數百人來圍殺他們。
鐵牛也沒料到党項人敢反水,所以只派了十個親衛,哪裡是數百党項騎兵的對手?
幸好這些党項騎兵沒有參加過南征,不知道手雷和閃光彈,被鏢師打了個措手不及,許九哥他們有四個人成功殺了出來,其中還有兩個人負了傷。
接下來就是持續了兩天兩夜的追殺。
許九哥他們不是党項人,對地形不熟悉,始終無法擺脫追殺。
逃到邊境的時候,已經只剩下徐九哥一個人。
要命的是他還迷了路,鑽進了一片荒山之中。
也正因為如此,許九哥僥倖逃過一劫。
當時邊境的官道都被党項人封鎖了,他要是沒有迷路,恐怕正好一頭撞進了党項人的關卡。
更幸運的是,許九哥在山裡遇到一個大康的行商。
行商發現許九哥是鏢師,就扔了貨物和戰馬,背着許九哥從小路翻越群山,回到大康,把許九哥送到熙州那邊的一個供銷社。
許九哥來不及處理傷勢,更來不及休息,在供銷社找了一批戰馬,連夜趕回金川。
他已經三天三夜沒有休息了,實在太累了。
但是他知道海東青的消息多麼重要,所以供銷社說可以幫他傳信的時候,他都拒絕了,然後一直咬牙堅持到了西河灣。
把消息告訴金鋒之後,許九哥再也扛不住,直接失去了意識!
「魏先生!」
金鋒看到許九哥閉上眼睛,趕緊衝著外面喊。
魏無涯匆匆跑進來,衝過去摸了摸脈搏,又翻了翻眼皮,然後擺手說道「沒事,他就是太累了,剛才一直強撐着,現在撐不住了,睡一覺就好了。」
「那就好!那就好!」
金鋒長長鬆了口氣,隨即眉頭又皺了起來。
雖然許九哥只說了「海東青」,並沒有說出遇襲的全部過程,但是金鋒已經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性。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